以小博大开心九月_百年南开的爱国魂

 更新时间:2020-01-11 19:08:03

以小博大开心九月_百年南开的爱国魂

以小博大开心九月,1月17日,习近平总书记参观了南开大学并发表了重要讲话,他说,南开大学具有光荣的爱国主义传统,这是南开的魂。当年开办南开大学,就是为了中华民族站起来去培养人才的。我们现在迎来了从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阶段,我们要把学习的具体目标同民族复兴的宏大目标结合起来,为之而奋斗。只有把小我融入大我,才会有海一样的胸怀,山一样的崇高。希望你们脚踏实地,在新的起点作出你们这一代人的历史贡献,成为南开大学新的骄傲。

南开大学

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,让南开大学师生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。作为在南开大学历史专业学习和工作近40年的史学工作者,感到有责任和义务,把自己对南开大学历史的认识和了解,毫无保留地奉献出来。

南开大学由严修、张伯苓秉承教育救国理念创办,肇始于1904年,正式成立于1919年。早在南开学校创立之初,严修、张伯苓等人就确立了医治中国国民性中严重存在的愚、弱、贫、散、私等弱点的教育理念,旨在培养学生们爱国爱群之公德与服务社会之能力,以振兴中华。经过数十年的潜心探索,1934在南开学校创办30周年的校庆纪念会上,张伯苓校长才正式宣布“公”和“能”为南开校训,即“允公允能,日新月异”,以此作为南开培养救国人才的基本方针。

张伯苓

在张伯苓看来,“允公是大公,而不是小公,小公只不过是本位主义而已,算不得什么公了。惟其允公,才能高瞻远瞩,正己教人,发扬集体的爱国思想,消灭自私的本位主义。”“允能者,是要作到最能,要建设现代化国家,要有现代化的科学才能,而南开学校的教育目的,就在于培养具有现代化才能的学生,不仅要求具备现代化的理论才能,而且要具有实际工作的能力。”“所谓日新月异,不但每个人要能接受新事务,而且要能成为新事物的创始者;不但要能赶上新时代,而且要能走在时代的前列。”

1934年,第十八届华北运动会在天津召开。出席开幕式的,不仅有来自察哈尔、陕西等12个省市和地区的运动员,还有河北省省长于学忠、绥远省主席傅作义等官员以及美国、英国、意大利、日本、德国等驻天津的领事。入场式开始之后,随着运动员们的陆续进场,正对主席台的400多名南开学校的啦啦队队员,在有“海怪”之称的队长严仁颖的指挥下,突然用黑白色手旗打出“勿忘国耻”四个大字,前来观看比赛的3万多名观众顿时被南开学生大胆的爱国行为震惊了,立刻报以一阵紧似一阵狂风骤雨般的掌声。掌声未息,南开学校啦啦队员们又一变手势,打出了“收复失地”四个大字,同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喊。观众们的情绪再度升温,纷纷起立为南开学生鼓掌。当坐在主席台上的日本驻天津最高长官梅津美治郎提出抗议时,张伯苓掷地有声地说道:“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爱国活动,这是学生们的自由,外国人无权干涉。”梅津美治郎无奈地拂袖而去。事后,中国政府受到日方压力,要求南开对学生严加约束,严禁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。张伯苓表面应允,但是当他把严仁颖等学生找来时,第一句话就是“你们讨厌”,第二句是“你们讨厌得好”,第三句话是“下回还这么讨厌”“要更巧妙地讨厌”。说完,张伯苓微笑地看着眼前的这些可爱的学生。张伯苓的微笑如一股春风,温暖了南开学生的爱国心。

在1935年9月17日举行的开学典礼上,张伯苓发表了《认识环境,努力干去》的演讲。他不仅告诉新生们日本侵略军的指挥部就设在海光寺,与南开大学、南开中学近在咫尺,而且表情严肃、语调深沉地问在场的每一位学生:“你是中国人吗?”“你爱中国吗?”“你愿意中国好吗?”这3句话,激起学生的强烈共鸣。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着校长的追问:“是!”“爱!”“愿意!”这声音从心底发出,振聋发聩。随后,张校长又语重心长地告诉南开新生:要爱国就要“努力干去”,而且要“苦干”“死干”,要“咬定牙根,紧张而又紧张向前努力”,要“公”“诚”,要“团结”。

南开学校因为爱国而成为日本侵略者的眼中钉、肉中刺,必欲除之而后快。7月28日午夜到29日凌晨,日本侵略军用炮火密集轰击八里台南开大学,炮声持续了一夜。日军在海光寺的“北支驻屯军司令部”和日本人在六里台开办的同文书院架起大炮,将炮口直接对准南开大学,狂轰乱炸。木斋图书馆内因为设有东北研究会,因此,它首先成为日本侵略者的目标,承受了最密集的炮火的攻击。从白天到夜晚,日本侵略军的炮声不断,南开校园惨遭一次又一次袭击。事后日本侵略军的参谋还大言不惭地向外界透露,为了摧毁南开大学,日本飞机特意从1200米的低空投掷炸弹,可谓凶残险恶至极。

30日,日本侵略军又派出飞机向南开中学、女中和小学进行大规模的轰炸,投掷了无数炸弹。下午3点,日军又派出100余名骑兵,多辆汽车,满载煤油到南开大学的校园内四处肆意放火,市民目睹这一惨状全都嗟叹不已。当晚,大约100余名日本侵略军士兵携带汽油乘车闯进南开校园,大肆抢劫图书典籍、资料和实验仪器,然后向未炸毁的楼房泼撒汽油,丧心病狂地纵火焚烧。就这样,美丽的南开校园被摧毁殆尽,损失极为惨重。南开大学部的秀山堂、木斋图书馆、芝琴楼女生宿舍、单身教师宿舍楼和其他一部分平房宿舍被夷为平地。中学部的西楼、南楼和小学部的教室楼也变成一片废墟。张伯苓苦心经营几十年,一手创办起来的南开私立学校,在两天之内,即被破坏,变成一片瓦砾。留守师生们望着浓烟滚滚的校园,悲痛万分。

张伯苓是坚强的,强忍悲伤,态度坚决地向中国乃至世界宣示:“我深信中华民族是不会灭亡的,南开学校是为了救中国而产生,因为救中国而遭到强敌所嫉,因此被炸、被烧、被毁,这都是意料中的事。只要中华民族存在一日,南开也必存在一日,我们继续地努力干吧!”这位铁骨铮铮的硬汉没有被日本侵略者的狂轰滥炸吓倒。

7月31日,蒋介石约见张伯苓、梅贻琦、胡适等人。张伯苓态度坚决地表达了坚持抗战的决心:“此刻南开的校舍被毁的烟火未熄,只要委员长决策抗战,南开的牺牲有无限的代价,无上的光荣。我拥护委员长决策抗战……南开已被日军烧掉了。我几十年的努力都完了。但是只要国家有办法,能打下去,我头一个举手赞成。”对此,蒋介石当场表示:“南开为国而牺牲,有中国即有南开。”全国各大报刊杂志和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发表文章或声明,声讨日本侵略军的残暴行径,对张伯苓和南开师生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和慰问。

抗战时期,南开学校不仅成为西南联大的重要成员,而且在重庆的南开中学也成为中华民族顽强不屈,历经磨难英勇复兴的象征和标志。时任行政院副院长的孔祥熙后来当面对张伯苓说:“不是南开跟着国民政府搬到重庆,而是国民政府跟着南开搬到重庆来的。”重庆的报刊媒体也纷纷发表评论,盛赞张伯苓敢为天下先的爱国、救国胆识与行为。在抗战胜利,国民政府颁发勋章表彰张伯苓在抗战中的贡献,他十分高兴。可是当得知不论是南方,还是北方都没有南开的学生做汉奸的消息后,张伯苓不禁说道:“这比接受任何勋章都让我高兴。”

南开大学创校之初,就本着“文以治国,理以强国,商以富国”的办学宗旨设立学院,开办专业,培养人才。1928年2月,在《南开大学发展方案》中进一步明确以“知中国,服务中国”为志愿,“以中国历史,中国社会为学术背景,以解决中国问题为教育目标”。由“洋化”到“土货化”的成功转型,标志着南开大学探索出一条高等教育发展的近代中国道路。也正是在办学方向上这一重大调整,增强了南开师生服务社会,造福人群的能力,提高了他们的学术水平和创新意识。正是这样的校园文化,陶冶着一代又一代优秀的南开人。

学校不仅是传播知识、文化和智慧的地方,更是生产和创造知识、文化和智慧化的地方,使每一个受教育者,不仅拥有知识、文化和智慧,更有美丽的心灵,健康的人格,爱国的情怀和勇于超越的科学的精神。 (作者:侯杰 柴斌 作者单位:南开大学历史学院)

澳门永利

相关阅读